第三座

在亚丁郭廓地方叫萨绕的地方有萨绕噶曲寺,据说其第一代就是本寺的上师或仁波切。噶曲寺被蒙古兵破坏后,此尊就来到岭昌地方,在佳修白岩山上一生勤于闭关,传说岭地的土司供养他,临终时,其将修证之物一支普巴金刚橛托付给土司,说他会转世而来,这个金刚橛就转交给他的转世仁波切,说完将色身收融于法界之中。后来转世仁波切果然与土司相见,仁波切给土司点说了许多前世之事。之后转世仁波切成为土司家师,土司将托付的金刚橛交还给了此尊。他一如前世在佳修白岩山修行,显示了修证之德,被信众们奉为头顶之饰。他预示下一世将转世于雅砻江边的岭•登培寺。此尊有三世都是身前预示了其转世去向的,灵童不用其他仁波切认定。据说此尊的传奇事迹不可思量。

然后其转世索朗旺修,出生在下部扎科的年姑车菊格的家族中,被阿宗竹巴仁波切认定为仁波切,尔后扶位法座。其从小学习藏文五明文化及寺院各种诵经仪轨,知识渊博。据说其成为了岭昌土司及北方三镇所有寺院的主尊,他编写了北方三镇土地神供养仪轨,扎科•噶托寺的烟供经文中就有此仪轨念诵。其从依阿宗竹巴仁波切闻受了整套大圆满心髓,从依康珠登比尼玛闻受不共密法那若六法及耳传类的教法,并且勤于修持,证得实相。他为寺院的经堂柱子进行彩绘等等,极其关心寺院的建设。

其又一转世,出生在雅砻江流域岭昌土司辖区的亚丁地方吉皆•曲甘家,被竹庆仁波切认定为仁波切。在学习读写和仪轨期间,有一回,习诵老师准备鞭策他,他就逃到护法殿里,躲在护法供物间,将一把刀打成藏文形状的结,赤手将手印清晰的印在了刀面上。其从依米旁登真欧珠得到诸多灌顶传承和教授。此尊寿短而圆寂。

其转世扎西佳措,降生在雅砻江边侬切家族的铁匠邬金嘎绒家中,母亲名叫嘎绒卓玛,被宗萨寺钦哲仁波切认定为仁波切。江木仁波切眷众驾临其家为其沐浴,并敬献法衣,但是因为动乱开始而未能扶位法座,迟延了几十年,一直到其三十岁,在一个美好的时光中才得以举行坐床仪式。他从依过堪布土洛、堪布班泽即班玛泽旺、堪布木色、堪布土噶、巴琼松昭、佳绒琬珠仁波切,闻受了《四部心滴》、《二函》灌顶传承、静猛、断行以及从大圆满前行到车切托噶(藏文译音,指本净观修和任运超越两种大圆满修行法要)、《类总集》及八持明灌顶传承、热拿法系普巴金刚灌顶等法;从依佳绒琬珠仁波切闻受了全部尼昭法系。另从依色达堪布晋美彭措闻受了嘎旺九尊之灌顶等,现驻于世。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