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世

出生在雅砻江上游,被第三代康珠仁波切昂旺根噶登真认定为第一代登培仁波切转世。认定书中写道:三“阿”的第一,三“宗”的最好,河似弯弓,路似弦,有象牛腿肉的地形,父名拉,母名卢,牧家三梯者,有白色牲口,红色狗,门朝东方开。如此清楚地提示了其降生的神奇信息。实际上,有阿别、阿稞、阿西三个以阿字开头的地名,有水宗、霹雳宗、金刚宗等三个“宗”字寨,他就降生在第一个“阿”字即叫阿别的地方,一个号称金刚宗的寨子里,夏天涨水时,很难过河,那里有弯弓似蜿蜒的河水,弓弦般崎岖的山路,还有象牛腿肉似的山坡,父亲叫邓甘,母亲叫卢措,帐门朝东,门前有三级石砌的梯子,旁边一条红色的大狗,一切就像认定书中提示的那样。小登培降生一个月后,一只神雕落在房顶吐金。他长大后用这金子抄写了十二部《般若经》。三岁时,家人将他放在一块巨石上,留下的足迹,至今可见。三岁后,他就开始读书识字,背诵经文,无可非议取得优良成绩。尔后,从依历代都以师徒关系相连的康珠•昂旺根噶登真,以三种功德使得上师欢喜,如法依止,成为了上师的心传弟子,饱偿噶举、宁玛两派的甚深妙法甘露。岭•登培寺的修行者在那时就突出了噶举、宁玛双江汇流的修持风格。康珠•昂旺根噶登真在扎太阳谷初十神舞节时,正式认定其为第一代登培仁波切之转世,赐法名邬金•格勒巴绒波。邬金•格勒在康珠尊前学习了相关初十神舞的轨范仪轨、绘制坛城、音乐舞蹈,并以自己清净智慧进行了修整、补充和完善,今天的岭•登培寺的初十神舞完整保留了最初的模式。邬金•格勒开启了弘法之门,并首次在雅砻江流域举行初十神舞节。他亲见了莲花生大师,得到开示,也曾被五世达赖赐予名号,并赠给珍贵的莲花生代表像(指此像与莲花生大师亲临一样有加持)。他不仅成为一名教证功德圆满的贤正之士,还精通工巧学。岭•登培寺及察察寺至今保存着此尊亲手用热金制造的门扣及门饰。总之他对书画、绘、雕、陶铸、编织等无一不精,可与藏族工巧王比赫噶玛媲美。此尊对自己的上师康珠•根噶登真生起无比信心,不仅亲证了大手印真谛大乐智慧,以实修不共道次第那若六法闻思修之精华,即一生一世可证解脱的秘诀,实现无观证得智慧觉悟之果位,广行利乐教众之事业。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