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院介绍

所谓历史,可以分为传记体与非传记体。这里所介绍的历史是第一种,即传记体,所以应该以事实为依据,能成为启发如何得到解脱道的因。清寒而以雪山围绕的地方,继承和弘扬无比释迦牟尼教法的藏传佛教八大传承,名扬雪域。其中噶举派自祖师玛尔巴、米拉日巴和冈波巴达波拉吉创始以来,逐渐形成了噶举“四大八小”之分,胜义教法之事业如日中天,遍布世界各地。

噶举派帕摩竹巴•多吉嘉波大师有众多弟子,尤以心传弟子究竟四子、教诫四子、心传四子著称。究竟四子乃敬信究竟道龙同巴•扎西、证悟究竟岭钦•热巴•白玛多吉、智慧究竟巴普瓦•洛珠森根、力量究竟钦普佳热。教诫四子即噶登益喜胜格、多登米娘岗热、成就者娘绕色波、更登仲巴热琼。还有证得一味心性的四大心传弟子、继承一字的四大弟子、四大近随弟子等,出道了无数优秀的弟子。这些优秀的弟子发扬光大噶举教法,并创建了“四大八小”支派。 其中究竟四子之一,证悟究竟的岭钦•热巴•白玛多吉的心传弟子宗巴嘉热•耶西多吉成为藏传佛教八大修持传承之了义之续——竹巴派创始人。有名传雄鹰翱翔十八天之广的莘莘学子。嘉瓦•果仓巴•衮波多吉是宗巴嘉热大师的得意门生之一,他把上师传授的教法归纳为《八大教导》,广为传授。藉由弘法地域的不同,这支法派被称为“上部竹巴”,形容此派弟子众多,有赞美说“上部竹巴如天之繁星”。

嘉瓦罗热巴•扎巴旺修,则把宗巴嘉热大师传授的法门,归纳为《五能法》来传授,同样藉由地域的不同,称为“下部竹巴”,形容此派弟子众多,有赞美说“下部竹巴如地上尘”。

另外有两千五百名持幢弟子,把宗巴嘉热大师传授的法门归纳为《七善行》来传授,这支法派被称为“中部竹巴”,“中部竹巴如河中沙”来形容此派弟子的数量之多。

由此使噶举教法之吉祥云音普天传扬。世间流传着“世人半竹巴、竹巴半乞丐、乞丐半觉者。”之说。总之噶举派在当时出现了许多成就了义甚密之法,无与伦比的大德高僧。

比如后期出现的三姓佛的化身佳旺杰,江扬曲扎,宝桑旺波,班玛噶波,称莱兴达,曲吉朗瓦,大竹巴汤杰钦巴以及杰拉则钦波•昂旺绒波。金刚瑜珈母给昂旺绒波授记说“您将会有等住出定无别的四十名弟子”。后来果然出现了四十位优胜弟子,其中有无观自证的九大殊胜弟子,而上部的道昌热巴,中部的多康巴•噶玛登培,下部的侬索甘确佳波等三名更为著名。多康巴•噶玛登培扬名于西自吐蕃,东至支那的万里江山,有多如大海的弟子,他们大多数住在不坏金刚雍宗和空行密洞等地以修持度日,当时除了本寺的僧侣,有一千多名将瑜珈行作为真谛的有缘弟子。他有九大名字中带有“嘉措”二字的弟子,来自雅砻江边土司管辖区的就有四位,头两位各自创建了寺院,分别称为上登培寺和下登培寺。如今所称的岭•登培寺及玛根寺(玛根,藏语指地势靠下的寺院),想必就是从当时流传下来的误音。岭•登培寺寺名的由来,可以看出是根据人名而得。据历史记载,岭•登培寺和玛根寺分别由登培•根绒嘉措和喀玛嘉措管理。从岭•登培寺寺名的形成来看,极有可能此寺建好后就献给了多康巴•噶玛登培,所以叫登培,或者多康巴•噶玛登培将自己名字的部分赐给了断证功德与自己不相上下的弟子登培•根绒嘉措,并将其作为自己的衣钵传人,所以有了岭•登培寺这个寺名。曾经有昂旺炯涅大师在甘宁东这个地方首次创建了闭关院,并将闭关院献给了登培•根绒嘉措,这是岭•登培寺的前身,创建时间大约为藏历第九胜生周年间。登培•根绒嘉措如多康巴大师一样也是一位守持了义修承而止旧行新的大德,尤其对那若六法及大手印瑜珈行有独到的见解,这不仅因为有殊胜教法之语旨,而且在浊世中其具备了精深秘密之自性。总之,产生了一批精通噶举派两大传承即噶当巴传承和大手印传承之深髓,同时以次第道和一体精进于闻思修的殊胜弟子,三大事业中突出了修持之事业,其二者没有主事,所以并未突出发展。尤其殊胜多康巴•噶玛登培大师,如历代传承大师一样一生持有离俗遁世之修行,一心勤于了义精髓之教法,书写了自己如授记一样伟大殊胜的一生,被一切佛和佛子皆予赞美的甚深大手印之妙果,不仅仅作为未来的一种希望,而是在今生真正证实的继承者,大师以精湛修行成为殊胜大乘了义精髓教法中的佼佼者,一直以来发扬和光大了离诤大乘之教法。

因为登培•根绒嘉措弟子众多,所以为了以三种事业发展教法,于藏历第十胜生周铁鸡公元1621年,在谢通地方创建了吉祥彭措桑登林寺(今天的岭•登培寺),虽然当时没有区分讲、修、务之业而分别建立发展,但却具备讲、修、务之三种事业,无一缺少。

回到顶部